威尼斯人平台注册

三院8359所职工:家乡的年味儿

发布时间:2016-02-04    信息来源: 中国航天科工三院

  话说过了腊八就是年,已经进入腊月的北京,闻不到儿时的年糕香,汽笛轰鸣处不见鞭炮声,瑞雪深庭下还没有挂上红灯笼。不知是时代冲淡了时光,还是时光流逝了传统。此时的我,有点思念家乡了…….我的家乡在帝都北边,距离北京225公里,海拔1400米的张北坝上,对,正是那个美的令人流连忘返的坝上草原。

  谚语说:三九四九冰上走,家乡人却说三九四九冻破碾子,进入隆冬腊月的家乡,窗户玻璃早已结成了形态各异的冰花,地面被冻开了缝隙,缝隙宽到自行车轱辘都能掉下去,屋里的水缸基本冻成了冰陀螺,尽管如此之冷依然阻挡不了人们对年的热情。按照家乡习俗进入腊月就开始紧锣密鼓的置办年货了,腊月初一崩豆子,这一习俗不知流传了多少年,把泡好的黄豆,蚕豆,豌豆放入大铁锅中翻炒,铁锅里豆舞飞溅,劈啪作响,家家户户亦是如此,豆子的香味飘满大街小巷。转眼就是腊月初八,腊八粥是必然的,用农家自产的豆米和在一起,经过慢火熬制的食材都裂开了花,香喷喷,味蕾不禁在舌尖跃动。乡亲们会把做好的腊八粥端上街头施舍乞丐,还会端到庙里供奉,祈求来年风调雨顺。

  儿时传唱的腊月二十一,买新衣。妈妈领着大家挤入当年仅有的一栋百货大楼挑选新衣,这是我最期待的一天,尽管买什么款式颜色都是妈妈说了算。也会看到有想法的孩子们,赖在自己中意物件的柜台前大哭着跟大人较量,有的家长依了,有的无济于事,只好抹着眼泪怏怏的跟在大人后面继续挑选。

  二十二,接年画。迎春接福,乡亲们抱着一摞摞年画窜大街走小巷,挨家挨户的挑选,大家拿在手里翻来翻去难以取舍,总之留下的就是最好的。

  二十三,过小年,灶王爷爷要上天。小孩吃麻糖为粘嘴,防止胡说天降罪。小年这一天尤为重要,外出打工的人们必须在小年夜前到家,不到家的会被老人责怪。下午吃小年夜饭之前鸡鸭回巢,牛羊进圈,村里炊烟四起,院子里正中央摆桌子,放四盘点心,供奉灶王爷爷,保佑来年粮食满仓,幸福安康。家家户户爆竹鸣响,鞭炮声后,人们开始吃团圆饭。饭后大人开始串门,玩纸牌,打扑克,大家则在村里粮屯旁玩最喜欢的捉迷藏,反反复复,乐此不疲。

  二十四,压粉条,细细长长盘雀巢。粉条是由土豆淀粉精制而成,传统木质的手动粉条机压出一团团洁白爽滑的粉条,我总是抢先凉拌上一碗,倒点米醋,放点葱花香菜,吃的那个带劲。

  二十五,蒸年糕。黄米面年糕是由当地种植的黍子面粉做成的,大笼屉平铺上笼布,边蒸边洒面粉,经过高温蒸熟,用铲刀掀起来,筋斗的年糕放在大瓷盆里,妈妈双手边蘸凉水边进行翻拍,捶打,简单要领就是:快、准、狠,这样做出来的年糕才算是筋斗上乘,分别包上红糖馅,土豆泥馅,红豆沙馅,再下到滚油中炸,待到金黄色捞出,传统做法有点费力,可吃起来那是满口留香,回味无穷。

  二十六,清污垢。贴窗花,贴年画。这一天,打扫屋子,把陈旧没用的物品都彻彻底底的清理出去,卸下相框,挪开柜子,开始粉刷屋子,忙碌过后,贴年画,观音送子,招财进宝,松鹤延年等一幅幅年画都被粘在洁白的墙壁上,赏心悦目。

  二七二八,炸麻花。麻花,糖枣,麻叶,江米条,福音糕,这都是过年必不可少的美食。一家做,三家帮,七八个人忙乎一整天,太阳落山才大功告成,过年传统风俗,什么都讲究一个满字,这些美味也不例外,缸,筐,笸箩都要装的满满的。

  腊月二十九,春节对联贴门口。这一天,扫庭院,迎新年。一大早,家家户户的男丁拿着大扫把清扫院落,直至门外,满头大汗却喜笑颜开,扫完院子必须要把家中的水缸灌满水,做到满而不溢,奶奶说这叫圆圆满满。屋里妈妈正在用面糊自制浆糊,准备贴春联和年岁挂钱。坝上的天气再暖和也得零下二十几度,为防止刷到春联上的浆糊冻干,作为传送者的我都是飞驰而去,现在城市里几乎见不到的字样都贴在了自家院落,什么猪羊满圈,骡马成群,五谷丰登,风调雨顺……五颜六色的年岁挂钱粘满了整个庭院,寒风吹来哗啦啦作响,奶奶还给家畜的尾巴上,脖子上系上红布条,动物们也和大家一起准备迎接新的一年。

  腊月三十,除夕万家团圆日,欢天喜地过大年。

  年初一,凌晨五点就被叫醒烤旺火,院子中间堆着柴火,熊熊烈火照亮天空,映衬着全家人的笑脸。烤完旺火还要红,进屋喝红糖水,象征着红红火火,甜甜蜜蜜。从今天起孩子们又长了一岁,迎着新年的第一轮朝阳开始去亲戚家拜年,整个村落张灯结彩,过年好,过年好,邻里乡亲热情的互相道贺,秧歌队扭起来,二人台小调唱起来。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可是身在异乡感受到的年味却大不如从前。都说年不到十五不算过完,可家乡的年味一直延续到二月二龙抬头才算过完。

  SAMSUNG正南,即将过年。游子的睡梦中是浓浓的思乡情。塞外的寒流又一次席卷而来,我在帝都家中写下这难以释怀的年味。(文/赵文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