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平台注册

二院基建部清明时节联想墓园学问

发布时间:2015-04-07    信息来源: 中国航天科工二院

  清明时节来临,我又将一次次走进各种墓地陵园,然而,随着亲朋好友相继离世,墓地给我带来情绪不再是阴森恐怖,不仅仅是凄凉悲哀。更有对生命的敬畏,对生活的感恩,对逝者的敬重。这种情愫不仅仅是源于年龄增长,也源于曾经在美国的一次经历,我自此也爱看墓地。

  话说很多年前,时节正值中国农历阳春三月,公元阳历四月,美国放春假,大家全家从所居住特拉华州前往夏威夷度假,随心所欲,不期而遇来到一处的草坪上,远远望去,绿丝依依,真是一束束鲜花格外突显,非常宁静,异常美丽!我情不自禁向前奔跑着。然而我突然发现,在一望无际大地上镶嵌无数个平躺的墓碑,上边记载着姓名、生卒年月。碑下埋着骨灰。原来那一束束点缀着碧绿草地鲜花,是逝者亲友敬献的。这使我头一次知道原来这个比足球场不知大多少倍的墓地,还可以如此漂亮!

  后来得知这片公墓很大,也埋葬了很多世界名人,比如菲律宾前总统马科斯,张学良墓地也在其北部,背山面海,位居高坡,四周开阔,山间绿草如茵,墓前溪水潺潺,十分符合中国传统风水标准。 

  在美国,这类墓地与国家公墓相比,还是不可同日而语。其中最令我震撼的,莫过于首都华盛顿阿灵顿国家公墓,那简直就像是一座巨大的公园。走进墓园,心灵立即被一望无边的白色墓碑震撼了。这里埋葬了30多万为美国牺牲的普通军人、在工作岗位殉职的政治家公务人员以及对国家做出突出贡献的人士。包括在冷战、二战、越南、伊战和阿富汗战争中阵亡的官兵。能被安葬在阿灵顿公墓对美国人来说是一种无上的荣耀,意味着死者曾经为这个国家做出了贡献并得到这个国家的承认。除了一些非常著名的人物,所有军人无论当初军阶高低出身如何,都只有一块小小的墓碑,据说墓地和葬礼都是国家免费提供。虽然肯尼迪总统的墓地是阿灵顿最吸引人的地方之一。其实,也仅仅是安顿在地面的一个不到两英尺高的白色十字架,没有任何装饰、雕塑,与普通士兵的绝无二致,如果不是墓碑前有一团长明火和熙熙攘攘的参观者,我甚至不敢相信这就是美国总统的墓地。据说这位遇刺身亡的总统也许是由于牺牲于工作岗位,因此也以一个战死士兵的身份才有此殊荣能长眠于此,而一般的美国总统是没有资格被安葬在这座专门为军人设立的国家公墓的。虽然这些军人可能军衔不同,级别不同,葬礼规格不同,但都是为国家牺牲,均能享有仪仗、乐队、礼炮这些高规格的仪式,体现出美国对于为国捐躯的战士的最高礼遇。据说每年的重要纪念日,这里还会给每个墓碑前摆放红色的花环以示缅怀,30多万一个都不少。

  之后我曾兴致勃勃前往巴黎拉雪兹神甫墓地,它是巴黎最大的,也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墓地之一。其中巴黎公社社员墙是拉雪兹公墓围墙的一小段,是巴黎公社社员壮烈牺牲的地方。墙高约2米,墙外是居民住宅区。沧海桑田,历经磨难,现在墙上已经看不到当年枪林弹雨的痕迹。我似乎感觉时光倒流至1871年5月28日,看到巴黎公社的最后147名社员在这里高呼着“公社万岁”的口号英勇就义,回想起中学时代,学习到了他们的革命精神,心中充满无限敬意。有一个形状像一本打开的书墓地,吸引了我的眼球,定睛一看原来这是大家从小到大都唱着的《国际歌》歌词的编辑欧仁·鲍狄埃的墓。左边刻着鲍狄埃的生卒年(1816-1887),右边是国际歌歌词:“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我去俄罗斯旅游,自然不能放过参观位于莫斯科河畔的新圣母公墓良机。当我踏进这座俄罗斯最负盛名的名人公墓的那一刻,就像走入一座雕塑殿堂。这里没有沉重的哀伤,没有极度的凄凉,甚至我有时还能通过某些雕塑,某些造型,感受到些许愉悦之感。比如来到芭蕾舞艺术家乌兰诺娃的墓碑前,是由一块通体白色大理石雕刻而成,正面是跳芭蕾舞者的人形浮雕,足尖轻轻点地,四肢柔韧灵动,似乎这只美丽的“白天鹅”从未离去,甚至随时会“走下神坛”,翩翩起舞呢。这里最令我永生难忘的是苏联卫国战争中著名英雄姐弟卓娅和舒拉的墓碑。卓娅的墓碑雕塑表现的是她被德军施以绞刑前一瞬间的神情与姿态,睹之令人心碎,更令人肃然起敬。而中国读者最耳熟能详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编辑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墓碑则是由他的浮雕半身像和保尔式军帽、战刀组成的。由于作家后来因健康原因双目失明,雕塑家特意没有雕刻眼球……

  作为在中国航天战线工作多年的我,当看到挑战者号航天飞机失事后,宇航员被当作国家英雄安葬在这里,心里得到相当慰藉,因为这体现了其敬重为国捐躯者的亡灵,给予每一个献身国家的烈士平等的荣誉的宗旨。

  清明节又来了,使我自然回想起那年自己在甘肃酒泉担任某型号政工组长时的往事。我和数十名试验队员们一起怀着崇敬心情 ,队伍整齐划一,穿过一条笔直的林荫大道,前往庄严肃穆的烈士陵园。陵园始建于二十世纪60年代初。1988年中心组建30周年时,对陵园重新进行了规划整修,建立起了象征国防科技战士扎根戈壁、志在航天的纪念碑,聂荣臻元帅题写了"东风革命烈士纪念碑"碑名, 花岗岩大门的顶端悬挂着黑底金字的牌匾,上面是张爱萍将军书写的“东风革命烈士陵园”。四周绿树常青,碧草铺地。远处的“神八”发射塔架巍峨挺立。 聂荣臻元帅墓:1992年5月14日,聂荣臻元帅因病逝世,享年93岁,他的部分骨灰安葬在这里。江泽民总书记为聂帅墓纪念碑题写了"聂荣臻同志永远和大家在一起"13个金光闪闪的大字。聂帅墓前用汉白玉雕刻的花蓝中,有93朵白花。聂帅墓的两侧是上世纪五十年代首批进场的,为“两弹一星”献身的老红军、老八路、老将军、老科学家等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创业者们的墓地。烈士纪念碑的后面,整齐地排列着六百余座黑色的墓碑与白色的墓穴,仿佛是威武雄壮的军阵列队在茫茫戈壁上。他们中有从抗美援朝战场凯旋归国后就扎根戈壁的志愿军英雄,有抛弃了优越城市生活、千里赴大漠的科学家和大学毕业生,有“干在戈壁滩,埋在青山头”的年轻指战员,有同样为航天事业奉献了宝贵生命的职工和家属,还有至今没留下姓名的先驱和开拓者。

  大家久久伫立,深深缅怀,悼念这些为祖国国防事业、为中国航天事业献身的前辈,悼念这些“顾大家舍小家”的烈士,悼念这些 “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的航天人。瞻仰拜谒中国国防之父聂荣臻元帅,并在聂帅墓前点上一支香烟,撒上一碗国酒,献上一个花圈的那一幕会永远铭记于心。

  1988年中心组建30周年时,对陵园重新进行了规划整修,建立起了象征国防科技战士扎根戈壁、志在航天的纪念碑,陵园占地约3万平方米,有672名官兵、职工和家属长眠在这里。

  事实上,这里早已成为革命传统教育基地,每年清明节前夕,自从祖国各地各类人士,前往烈士陵园参观瞻仰,甚至成为受到热捧的旅游项目,每年不仅是清明节,即使平常日子,也有越来越多的游客选择来此祭奠英灵,在精神上受到启迪,灵魂上获得共鸣,从而激发要传承革命先烈精神,以革命先烈为榜样,用实际行动为圆中国富强振兴之梦添砖加瓦。(文/王卓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